原标题:【行业资讯】还敢乱排污?去年这家企业排污导致大量死鱼,被判300余万元赔偿

  2018年5月23日21时至次日凌晨3时许,在缙云县东渡镇兰口路3号缙云县南河电镀厂内,负责处理工业废水的员工王某平按照该厂投资人王某指示,将厂内未经净化处理的含有氰、铜、铬、镍等成分的工业废水,用水泵抽出并通过暗管直接排放到好溪水域。

  经水利局调查,此次污染事故造成好溪缙云兰口至莲都水东大桥段4300余亩水域受到污染,圆吻鲴、黄颡鱼等二十余种鱼类共14000余公斤及螺贝(蚬)等底栖动物6000余公斤死亡,打捞和回收死鱼共计13001.9斤。

  据河岸村民回忆,当时有很多人到河中捞死鱼,但知道是毒鱼后不敢食用,当地政府以10元每斤的价格前来回收。

  案件发生后,缙云县环境保护局于2018年5月24日对南河电镀厂进行现场检查。

  浙江省淡水渔业环境监测站评估认为,此次出现的大量死鱼现象,主要是受到氰化物严重污染引起,事故造成的渔业资源直接经济损失685200元,天然渔业资源恢复费用2055600元,共2740800元。

  2018年6月5日,缙云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涉嫌污染环境罪的犯罪嫌疑人王某等2人批准逮捕,该案系当日由缙云县公安局提请批准逮捕。

  2018年6月11日,缙云县环保局作出《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对南河电镀厂作出停业、关闭的行政处罚。

  2019年10月31日,缙云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王某、王某平污染环境一案,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王某平的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当庭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3万元;被告人王某平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

  向河水偷排工业废水不仅要承担刑事责任,同时必须对其行为所造成的公益损害进行赔偿。

  2019年6月4日,缙云县人民检察院以公益诉讼起诉人身份对缙云县南河电镀厂及王某等4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相关当事人赔偿损失300余万元。

  2019年8月6日,该案由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经过法院调查、举证质证、证人出庭作证、太阳2登录法庭辩论等法定程序后,该案宣布休庭,并将择日宣判。

  2019年11月18日,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缙云县南河电镀厂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受污染水资源损失、渔业资源直接经济损失、渔业资源恢复、死鱼回收应急处置、排除暗管处置、渔业事件污染评估、鱼样检验、生态损害鉴定评估等各项费用3145273元,被告缙云县南河电镀厂的财产不足以支付上述款项的,由被告王某等三名投资人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被告王某平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同时判决被告缙云县南河电镀厂、被告王某平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省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内容经本院审定)。

  现在渔业污染事故时有发生,有的渔民朋友往往在发生了污染事故时还以为是缺氧死鱼,错过了取证时机,为以后的索赔带来了困难。这里介绍一下缺氧死鱼与化学物中毒死鱼的区别。

  缺氧死鱼一般发生在春末秋初和夏季雷阵雨过后气压较低时,通常是在零点过后至黎明这段时间内,一般太阳出来以后就很少死鱼。而化学物中毒死鱼发生时间和季节不确定的。

  由于不同品种的耐氧程度不同,在缺氧时有些品种可能死亡,有些品种可能存活,特别是泥鳅等高耐氧的品种不容易死亡。而化学物中毒就没有选择性。

  缺氧死鱼是个体大的鱼一般先死亡,而且死亡的比例比个体小的鱼要高。而化学物中毒时个体大小的死亡先后顺序恰恰相反。

  在水体缺氧时,鱼呈浮头状态。即鱼在水面吞咽空气,人为趋赶时会立即下沉。死亡的鱼胸鳍条一般呈冲到最前位置伸展,鳍条发白;鱼鳃鲜红有的发紫。而化学物中毒时鱼一般有冲撞、跳跃或暗浮在水面下;体表及鳃部有污染附着物。如重金属中毒时,鱼鳃分泌有大量黏液。

  缺氧死鱼时,水体常散发有酸白菜味、臭味,水色常呈黑色、灰白色,与前一天相比有剧烈的水色变化。而化学物中毒时一般没什么水色变化。

  一是严重超标污水集中下泻。典型案例为,与新沂市相邻的石梁河水库上游地区在未履行排污告知义务的情况下,突然将上游存积的大量污水下泻,致使97个网箱养殖户网箱内的鱼类大面积死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00多万元。

  三是点源污染企业虽然达标排放,但由于污染物的富集和水体自净能力的弱化,在不利的气象水文条件下导致水质恶化。

  这些原因引发死鱼污染事故后,相关的调处及后续赔偿落实都是摆在基层监管人员面前的现实难题。难点都集中在哪里呢?

  一是收集取证难。因为水污染事故的突发性、时效性和不可重复性,致使证据收集比较困难,突发性的水污染事故发生后,待有关人员赶到现场时往往“水过境迁”,太阳2登录这时获取的监测数据有时不能直接、准确地反映水体遭受污染时的状况。

  基层渔政部门处理渔业污染事故要依靠环保部门提供测量数据,而一些基层环保部门只能提供COD等几个单项检测,使得渔业水域污染事故的调查处理受到了制约。

  二是责任鉴定难。渔业污染事故涉及的知识面比较广,既涉及到行政处罚、行政诉讼、行政赔偿、又要有水化学分析、化学工业、生物学、生态学等专业知识,这些知识对从事查处渔业污染事故的环保、渔政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三是赔偿追责难。工业污染、农业污染和生活污染的重叠,人口的增长,城市生活污水的大量泻入,渔业水域呈严重的富营养化,长期处于低溶氧状态,生态环境非常脆弱,一旦其他污水泻入,生态环境就会遭到破坏,引起渔业污染,但很难确定具体的污染源。

  结合近年来几起渔业污染案件处理及日常工作的实践, 笔者认为, 在处理渔业环境污染索赔案件中, 当务之急应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一是做好日常风险监测评估。当前,农村水域面源污染较重,应尽快完善渔业环境监测网络建设,加强对重点排污单位的排污监控和重点渔业水域的生态环境监测工作。

  同时应与水利、渔政部门建立风险监测评估通报制度。环保部门将污染源排放,入河排污口和河流水质以通报、信息等形式及时与水利、渔政部门相互沟通;水利部门对掌握的主要河流污水蓄积量开闸放水情况及时向环保、渔政部门通报;渔政部门按照渔业水域的实际情况,将河道养殖情况向水利、环保部门通报。

  二是做好快速取证,明确责任。处理渔业污染事故要强化办案手段和注意法律程序,以保证科学办案。污染事件发生后,应迅速在现场取证,包括现场拍照、录像、采样、监测, 为纠纷处理提供有力证据。

  在现场取证的同时,要及时查清污染源, 对可能造成危害的单位应立即通知到场, 与其一同查看现场, 分析原因。同时也要请在场的有关人员及有直接关系的见证人出席,完善现场勘察笔录及取证等工作。

  三是加大宣传力度。当发生渔业污染事故后,养殖户往往是先找行政部门请求处理或向环保部门报告。几经周折,最后找到渔政部门时往往事过境迁,耽误了取证的最佳时机,给相关部门的调查处理工作增加了难度。

  所以,应加强渔业污染事故处置及环境法律法规相关知识的宣传, 使广大群众及企业了解有关知识及处理原则。通过宣传让群众了解污染索赔既可以请环保部门调解处理, 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江苏省新沂市环保局 蒋绍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