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和我一样,这两天手机都被“梅姨”刷屏了。事情刚出来的时候,虽然因为不确定真实性,我没有发到朋友圈,但我也是第一时间把“梅姨照片”转发到了家人群,并和暖姥姥说,“接送暖暖的时候,一定一定一定要非常注意类似的面孔,不管这张照片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两天,我也一直对这件事保持高度关注,目前事情反转又反转后也比较明朗了,所以这里先和大家说明三个事实:

  1. 11月19日晚,新华社发布消息称,经张维平(拐卖涉案人员)辨认,第二张画像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与第一张画像差异较大。

  2. 11月13日,广州警方通报,“张维平拐卖儿童系列案”有了新进展,两名被拐儿童被找回,并组织了家属认亲。

  3. 2009年至今,广东警方通过全国打拐DNA信息系统已找回被拐或失踪人员1000余人。(来源:央视新闻)

  10年找回1000余人,平均1年找回100人左右,而目前还有多少没找回的被拐儿童呢?

  我在宝贝回家寻子网上查了一下,截至今日,仍有2万多(男孩1.4万,女孩7千左右)被拐儿童没有被父母找到。难怪62年生的张宝艳(宝贝回家寻子网创始人,全国人大代表,2015“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说,“哪有退休的时候,感觉找一百年都找不完。”

  我也没控制住自己的内心,在宝贝回家寻子网上查了一下最近更新的信息。我以为拐卖孩子这些年已经好很多了,毕竟现在父母们的安全意识也强了很多,不像我小时候在外乱跑大人也只是多叮嘱几句。可没想到,和暖暖差不多年龄的10后,一点不少,甚至在上周,11月13日,还有家长在上面急寻。

  晚上回家后,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和暖暖聊,曾经有没有遇到过怪阿姨或者怪叔叔,要带你走?暖暖说,“没有啊,妈妈你怎么了,今天怎么怪怪的?”

  问完之后我也意识到,是不是我太敏感了?不过第二天,办公室里的妈妈们也都说,这几天提心吊胆的不行,都回去对着孩子叮嘱了又叮嘱。

  一个同事说,有次娃爹带娃出门,下楼发现手机没拿,上楼就往屋里跑,俩娃还在电梯里,哥哥挡住电梯门喊妹妹快出来被她听到了,她出门把俩娃接回来后,把娃爹的手机一把摔地上,本想吵一架,结果一句话都还没说就哭了。

  我们敏感,不是过度焦虑,而是这样的事真的实实在在地在发生,是人贩子不仅屡禁不止,而且还在逍遥。

  中国最大的女人贩子陈莲香,两年拐卖46名儿童,还害死了两名,最后2011年6月22日只判处了10年零一个月的刑期,罚款3000元,由于服刑期间认罪悔罪,表现积极,已经被提前释放。(2016年9月1日以在服刑期间确有悔改表现,提出假释建议书,对罪犯陈莲香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2016年9月29日起至2019年5月19日止。)

  陈莲香被抓获后,警察问她为什么贩卖儿童? 她竟然一脸从容地回答:“干这个,来钱快啊!”警察又问她:“你不知道这是犯法吗?”她说:“犯什么法?孩子丢了可以再生一个嘛......”

  张维平(梅姨的下线之一),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人,1999年7月,因拐卖儿童罪被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2003年,在狱中获得减刑的张维平,刑满释放。出狱之后的两年,他又拐卖了七名男婴。在张维平的供述中,9个孩子最后被以10000元到13000元不等的价格通过梅姨卖出。

  吴正莲,1985年出生在云南省广南县,一年时间内贩卖儿童30名。2012年6月29日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5000元。等她出狱后,也仅仅40多岁。

  世间各种犯罪,被害者绝大多数能被找到,至少,知道一个确切结果。而唯有儿童拐卖,绝大多数找不到,这种恶带来的煎熬,撕心裂肺。

  我们没经历过的人,可能以为孩子被拐经历的只是失去孩子的痛,而深入了解后才意识到,背后是对父母和孩子的四重伤害。

  上次在学校门口一家水果店的老板娘突然疯了一样往马路上跑,一边跑一边崩溃的喊叫,因为当时她的孩子不见了,别人跟她说被人抱走了,她崩溃的声音真的听着都令人觉得悲惨。

  而这,只是伤心的开始。寻亲,是一场看不到边际的苦旅,多少人一辈子都没有上岸。

  电影《失孤》的原型郭刚堂,太阳2骑着摩托车风吹日晒,走了40多万公里,但依然没能找到儿子。但他没法放弃,因为“只有在路上,才能感觉活着的意义。”

  宝贝回家的创始人张宝艳说,“失去孩子的父母只有寻子的路上,才会觉得对孩子有一个交代,才会感到有那么一丝丝的心安。”

  可后来好了,连骗子都不骗我了,石沉大海,一点动静都没有,到那时候,你又觉得有个人骗骗你,好像也挺好的,好像还有点希望。

  张宝艳也说,每年一到过中秋节、春节,群里的信息都特别让人心酸,对于我们来说是过节,对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来说,是在过关。

  纪录片《躯壳》中,贴写真布的父母们,凑在一起,机械重复着孩子的信息,小声嘀咕的样子,就像是对着面“哭墙”暗自祈祷。只是不像耶路撒冷的哭墙,这面“哭墙”上的信息,没人知道能被多少人看见和记住?

  《亲爱的》影片中,黄渤饰演的田文军终于找到儿子后,原本一起报团取暖的寻亲团,却给他发来了这样一句话:“我做了这么多,偏偏找到的是你。”对于孩子被拐的父母来说,比失望更伤心的,大概是为什么那个奇迹,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我知道的一家人,孩子四岁的时候丢了,一家子疯狂的找孩子,原本温馨的家庭只剩下黑暗和冷清,在17年的时候在另一个市里的天桥上找到了孩子,原本健康阳光的孩子被截掉了一条腿,另一条腿严重扭曲变形,孩子变得呆傻木讷,那个阿姨抱着孩子眼泪不停张大了嘴但就是发不出声音的悲痛表情至今尤新。

  可对于被拐的家庭而言,一个悲剧的结束,往往意味着另一个悲剧的开始。实际上,很多家庭团而不圆。被带走时伤害一次,带回来又要伤害一次。

  “梅姨案”中两名孩子找到,也安排了认亲,一位母亲,在失去儿子之后辞掉工作,也是没日没夜疯了似地寻找,在绝望中行尸走肉般活了十几年。见到儿子后,太阳2登录平台她情绪崩溃,一把抱上去:“你在哪里读书?住在哪里?电话多少?”但孩子始终不发一言。(信息来源:新京报《“梅姨”拐卖案破碎的家庭:另一场战役的开始》)

  虽然这样的新闻让人心酸,但好在我们也在其中,看到了暖意。一幕幕刷屏的背后,更多是来自陌生人的善意:

  上一次女儿回奶奶家待了一段时间,回来后我跟她坐出租车,然后她说了一句话,可能是在奶奶家学的,我没有听懂就说你说什么呀,妈妈没听懂,司机非常警觉,立即问我妈妈怎么会听不懂孩子的话,你是不是他妈妈,然后我又解释了好半天才放我们走,真的要给这个司机点赞!

  这些善意都在通过无声的屏幕表达,孩子,别怕,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来了。

  其实,每次有类似事件发生的时候,我都能在留言中看到这么几条“哎,太惨了,感觉好无力啊,我们除了叹息还能做什么?”

  像前段时间,大连杀人案发生几天后,11月1日,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开始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征求意见截至11月29日,大家可以直接登录中国人大网()提出意见)。

  我们都是普通人,但社会也正是因为有我们这些无数个普通人的关注,而不让善意被辜负,不让恶意被放过。

  我之前也以为和暖暖说了很多次,孩子该有安全意识了,结果看到一些防拐测试,太阳2登录才发现拐骗孩子的容易程度,远超我们想象。

  前几天女儿班级搞了个防拐骗活动,他们班一共34个小朋友,被隔壁班的两个家长用棒棒糖骗走了19个,第一波就带走了15个小朋友,直接就排着队跟着走了,都上中班了,防拐骗意识还是这么弱,真的很吓人!

  上个星期天下午,我躺在客厅沙发上休息,不觉间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听见一个男人说:

  我立即冲了出去,宝宝已经走到电梯门前,电梯里有一只手伸在外面,想拉我家宝宝。我大喊:“宝宝,你去哪?”宝宝停下来看我,我赶紧跑过去抱起他,电梯门“呼哧”一声关了。

  问宝宝,才大概了解事情的经过:宝宝听到敲门声,开了门,看到一个叔叔,叔叔说是送快递的,又说快递落在车上了,让宝宝跟着下楼取一下。但是我根本没有在网上买东西!回想起来迟一步后果就不堪设想,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所以,除了叮嘱暖姥姥,昨天晚上在暖暖问我“妈妈你怎么怪怪的”之后,我又语重心长地和暖暖聊了一下注意安全的事。我们做父母的,真的不要觉得孩子的防拐意识是可靠的,我们需要不停的去给孩子灌输防拐知识、传递防拐意识。

  因为我实在太害怕,有一天我会失去她。因为见过这些事之后,我知道那些孩子被拐的父母找不到存在的意义,迷失在黑夜里,依然不愿忘记孩子的眼睛,可他们何时才能再看着孩子的眼睛。

  而在和暖暖聊完之后,我也反思了下自己做家长的责任,防拐这件事,更多的责任其实是在家长身上。所以我和家人们商定,我们会亲自接送暖暖至少到小学毕业,哪怕特殊情况,也不拜托熟人,一次都不能少,不给意外任何发生的可能。

  也再次真的打开手机,去了解由公安部刑侦局主持开发,阿里巴巴公益提供技术支持,六千多名打拐民警使用的团圆系统。

  我们做家长的是很累,要担心的太多,担心孩子会不会被欺凌,担心孩子会不会被拐走,担心给我们增加了很多心理负担,但这种担心绝不是无谓的。孩子带给我们的幸福是无价的,所以无论再累我也要全力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