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报道称,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从特斯拉、福特和迈凯轮等企业招募了750多名员工。

  从领英显示的数据中我们发现,被挖角的人员里,居然有50多名来自FF,并且这些员工大多都具备电池和电动传统系统方面的经验。

  在此之前,FF被曝出再次大规模裁员,涉及数百名员工。而这些被裁的员工在正式劝退前就已经休了好几个月的无薪长假。

  一边是技术人员纷纷跳槽,一边FF又自觉“瘦身”,功夫AUTO忍不住想问:老贾的造车梦怎么又“难产”了?

  法拉第未来最早出现在观众视野中可以追溯到2015年,彼时公司的注册名称还是LeTV ENV,正是因为这个名字,使众人十分好奇乐视是否要改行造车而收获了一小波关注。2017年7月,贾跃亭带上从乐视套现100亿人民币前往美国投资法拉第未来,并出任FF首席执行官和产品官,从此开启了法拉第未来“高开低走”的坎坷造车路。

  2018年初,FF在大平洋的彼岸美国召开了一场新车量产发布会,最大功率超过1000马力,百公里加速2.4秒,最高续航里程608公里,售价区间104-139万元...在这辆车面前,法拉利488都得低下高傲的头颅。

  “优秀”的产品不愁吸引不到资本的青睐,FF更是如此。嗅觉灵敏的许老板一眼相中了这款虽然售价高昂,但潜力无限的电动车。发布会半年后,太阳2登录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币入股FF,给FF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

  花别人的钱总是不心疼,FF半年就烧光了恒大8亿美元的第一资金,还要求恒大提前支付第二期资金。不吃素的许老板一怒之下终止了与FF的合作。

  虽然紧接着又有第九城市成为贾跃亭的接盘侠,但自从和恒大“不和平分手”后,FF先是让大批员工停薪留职,之后又直接解雇,对员工来说,FF真不算个厚道的东家。

  2018年年中,法拉第未来在美国雇佣了大约1000名员工,目前剩下不到350名。

  事实上,和恒大的“分手”确实是FF血槽清零的最大诱因,以至其一直处于资金困难的境地,不得不采取降薪、停薪留职等措施来节省成本。法拉第未来首席财务官称,截止到2018年9月底,其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的欠款超过5900万美元,最近这家公司承认,欠款已高达1.6亿美金。

  而法拉第未来的高管们也曾透露,仅从内部来看,他们就需要至少5000万美金才能让其首款豪华型SUV FF91落地生产。

  另一方面,第九城市也不是个足够理想的接盘侠,在其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能拿出来给FF的钱连解渴都不够。

  从第九城市2018年中报来看,公司报告期内的总营收仅为2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33.63%。

  与此同时,呼和浩特生产工厂看似已经尘埃落定,并且还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但其实离正式建厂还遥遥无期。

  毕竟合资方与政府还没正式签署合同,只停留在口头协定的“备忘录”阶段。并且这份备忘录的有效期仅为3个月,也就是说,3个月有效期之后,口头协定的内容或许就成为了空头支票。

  为梦想窒息的老贾,舍得放弃一手创建的乐视,也无所谓以损失个人信誉为代价,漂洋过海、妻离子散去到美国,迎着困难也不退缩,功夫AUTO都有点相信他是真的想造车了。然而态度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这次被挖角,对FF来说无疑又是一记沉重的打击,关于贾跃亭到底能不能造车的问题,答案愈发扑朔迷离了。